從比特幣、ICO看電子貨幣的本質及未來發展前景

  • 時間:
  • 瀏覽:52

  貨幣作為經濟運行過程中重要載體,在促進經濟資源優化配置、強化市場信息傳遞方面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作為法定貨幣的唯一發行主體,中央銀行對貨幣供給占據了絕對的控制權。然而,這一既定的事實在2008年后出現了變化: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的比特幣橫空出世,顛覆了大部分經濟學家對貨幣問題理解。比特幣的出現,標志著“去中心化”的貨幣開始活躍在世界經濟舞臺之上,并受到了廣大投資者們的追捧。在比特幣的影響下,世界范圍內出現了包括萬事達幣(OMNI)、以太坊(ETH)、未來幣(NXT)等在內的一系列電子貨幣,為貨幣外延的擴展提供了更多的支撐。而這些貨幣在短短幾年之內先后出現價格暴漲的情況,進一步引發了全球范圍內的電子貨幣投資熱潮。

  然而,在電子貨幣市場發展得如火如荼之際,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工商總局以及三大金融監管部門(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七大部委共同發布《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將這些電子貨幣定性為“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行為”,要求立即停止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該文件的出臺引起軒然大波,以比特幣為首的電子貨幣呈急劇下跌態勢,一些電子貨幣甚至無法轉手,而持有這些貨幣的投資者們無疑遭受了巨大的交易風險。那么,國家政府為什么要嚴厲打擊這些電子貨幣?這些貨幣價格暴漲暴跌的內在邏輯到底是怎樣的?弄清楚這些問題,就能理清思路,并最終看清電子貨幣何去何從。

  電子貨幣的形成原理及運行機制——以比特幣為例

  所謂電子貨幣,指的是通過銷售終端、電子設備以及公開網絡上執行支付功能和儲值的預支付機制。其最大特點在于充分利用電子計算機與互聯網技術,極大降低了貨幣的鑄造與轉移成本,提高了資源配置的效率。電子貨幣可以分為五大類:借記卡型電子貨幣(儲蓄卡電子賬戶)、貸記卡型電子貨幣(信用卡電子賬戶)、預付卡型電子貨幣(公交卡)、類預付卡型電子貨幣(Q幣)以及虛擬貨幣。這五種類別中,前四類電子貨幣的計價單位與內在價值均以本國發行的貨幣相一致,可以認為是傳統貨幣的電子化表現形式。而虛擬貨幣則與之不同,無論是計價單位還是發行方式均存在顯著差異,下面以比特幣這種典型的虛擬貨幣為例,說明其計價與發行方式。

  比特幣(Bitcoin)從本質上來看是一種以密碼學為基礎的一連串數據解碼過程,依靠計算器在互聯網上建立的運算系統,采用哈希散列算法,依靠機器物理運算能力在總網絡中的比例獲取相應報酬,而這種報酬就是比特幣。這一過程可以簡單地理解為構建了一個包含有限解的N元M次方程,但該方程的復雜程度是任何人無法通過常規運算來解出的,只能通過計算機的高頻計算得到所有解,每求得一個解,你就能得到一個單位比特幣。而從經濟學角度來看,比特幣事實上是一種公開的電子記賬系統,通過點對點分布式網絡數據庫記錄了每個交易參與者通過比特幣產生交易的行為,而整個網絡間通過比特幣的交易,實質上實現了“去貨幣化”的交易過程。

  比特幣的具體發行機制如下:設定比特幣的發行源代碼時將總量設定為2100萬個,在2009年誕生之初,每次運算成功就能獲得約50個比特幣,且第一批(50個比特幣)計算出來僅花費10分鐘,且后續比特幣發行增速也基本維持此單位時間。當比特幣數量達到2100萬的50%,即1050萬時,每次運算成功只能獲得25個比特幣,到比特幣數量達到“1050萬+1050萬×50%=1575”萬時,每次則只能獲得25×50%=12.5個比特幣,以此類推……。由于總體數量有限,因此比特幣最終的發行數量也會有限,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的增速呈邊際遞減態勢,最終維持在一個恒定水平,此時為比特幣的發行總量。

  從比特幣的形成原理與發行機制來看,除了在發行與交易的成本較低且運轉效率較高等方面占有優勢外,其最大特點在于貨幣供給完全由“初始方程”所決定,換句話說,該貨幣的發行數量不能由任何發行主體隨意改變,這一特點被稱之為“去中心化”。這種“去中心化”貨幣相較于傳統的法定貨幣,最大的優勢在于貨幣當局無法控制比特幣的發行數量,進而無法通過超發貨幣形成鑄幣稅,最終避免持幣者實際資產縮水情況的出現。此外,比特幣所運用的密碼學原理對每一個比特幣進行加密處理,使得比特幣幾乎很難被復制出所謂的“假幣”,因此在貨幣的安全性方面也得到了相當的保障。在比特幣出現后,許多投資者通過購買大型機器設備(俗稱挖礦機)通過運算獲得了一定數量的比特幣,而其從發行之初的幾美分兌一單位比特幣,迅速上漲至最高三千美元左右兌一單位比特幣,漲幅超過一萬倍。甚至有人斷言,比特幣將會成為世界通用貨幣,能夠在全世界范圍內自由流通。如果這一預言能夠實現,可以進行一個簡單計算:根據2014年世界各國GDP排名前25名加總可得總產值約為635480億美元,比特幣數量假設達到2100萬上限,那么單位比特幣的真實價值應當約為300多萬美元,相比較當前的3000美元,仍有1000倍的上漲空間。然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在近期對電子貨幣的官方聲明無疑對以比特幣為首的電子貨幣市場當頭一棒,比特幣短期跌幅超過30%。比特幣價格在短時間內的暴漲暴跌,使其在商品市場的流通必然受到一定程度的約束。

  在比特幣的影響下,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開始站上電子貨幣的歷史發展舞臺。ICO又被稱作首次代幣發行,其發行的代幣本質與比特幣一樣,都是通過區塊鏈技術創造出一種全新的電子貨幣,并通過發行這種貨幣達到募集資金的目的。ICO從2014年開始,由總體融bet36體育資規模不足2600萬美元,在2016年實現大爆發,全年實現了2億美元的融資規模。其中不乏融資項目上線11天內融資超過2.32億美元的壯舉。但ICO所發行的代幣,盡管從安全性與流通性角度出發具有一定可靠的保證,但從持幣風險角度來看,參與ICO的投資者往往會面臨代幣的不可兌換風險。作為一種新型的融資方式,ICO目前并不受到任何監管部門的監管,游離于監管體系之外,這就進一步將投資者暴露在交易風險與信用風險之中。而多部委與監管部門近期聯手對ICO的風險提示與打擊行為,致使代幣價格出現暴跌,參與代幣投資的投資者們無疑面臨著巨大的經濟風險。

  電子貨幣與傳統貨幣的比較分析

  通觀貨幣理論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無論是20世紀前誕生的貨幣金屬觀與貨幣名目觀之爭,還是20世紀后的貨幣本質觀,都強調了貨幣四個重要的基礎屬性:價值尺度、流通手段、貯藏手段和支付手段。而這四大屬性所表現出的內涵,使貨幣的表現形式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從貨幣最初的支付手段向價值尺度職能的轉變與擴展,使得貨幣開始由金屬本位向信用本位轉化;而后提出bet36體育的流通手段和貯藏手段,又進一步使貨幣的外延由單純的紙幣演變成為不附息的活期存款,甚至是商業銀行的全部存款。貨幣形態的逐步擴張,使得公眾對貨幣的界定愈發模糊,而對于中央銀行來說,對貨幣供給的控制能力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約。

  20世紀80年代,以BFH支付(記賬交易系統)理論為核心的新貨幣經濟學誕生,為電子貨幣與電子支付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基礎,這也是理論界首次將貨幣的四大傳統職能進行有效分離。新貨幣經濟學認為,貨幣現有的價值尺度與流通手段兩大職能在自由的競爭市場中可以被不同的物質分別承擔。在一個完全不受政府干預的競爭環境下,社會的支付體系可以在不存在任何貨幣的條件下進行,具體包括五種方式:(1)單純的物物直接交換;(2)以公司普通股為交易媒介;(3)以公司債務為交易媒介;(4)以經銀行背書的公司債券為交易媒介;(5)以銀行負債為交易媒介。在這種不以貨幣為交易媒介的支付系統基礎上,法瑪進一步提出了一個“純粹的記賬交易系統”,強調商業銀行在這一系統中起到通過不同主體的會計科目之間轉賬往來實現資源轉移的“電子賬簿”作用。而銀行的這一“電子賬簿”功能能夠使市場上流通的貨幣在支付交易領域不存在任何作用。事實上,這一思想與現階段的區塊鏈思想非常接近。因此,有人將新貨幣經濟學稱作“沒有貨幣的金融學”。

  新貨幣經濟學理論的提出,實際上為電子貨幣的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基礎,而隨后產生的各類電子虛擬貨幣(或代幣),在一定程度上對這一理論提供了重要的實踐參考。但從本質上來看,傳統貨幣與電子貨幣之間由于存在著顯著的差異,使二者之間存在著不完全替代效應。具體來看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傳統貨幣與電子貨幣的發行主體不同。傳統貨幣的發行主體為各經濟體的中央銀行,這就體現了傳統貨幣最為重要的特性,這也是貨幣的本質:貨幣實質上是中央銀行對貨幣持有人的債務,體現了持幣人與央行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而這種債權債務關系最終表現為持幣人能夠在任何時間在中央銀行(背后是國家政府)所能夠控制的范圍內,換取相應的商品和勞務的要求權。這種要求權利的穩定性體現在中央銀行的承諾效力以及一個國家的總體信用(也即綜合國力),這也是目前世界上主要流通貨幣的發行主體為什么是經濟發展水平或綜合國力靠前的國家的原因。而電子貨幣的發行主體是電子計算機及其運轉程序,背后并沒有明確的物質償付保證,當電子貨幣持有者無法獲得基于這一貨幣的任何物質償付保證時,其作為貨幣的本質特征也就失去了。根據這一原因我們也可以充分解釋比特幣價值上漲和下跌的關鍵節點:當加拿大、德國等一系列國家強調比特幣能夠在本國換取相關的商品和勞務時,比特幣的價格出現暴漲,其本質是比特幣以合法途徑換回的勞務和商品可選擇集擴大;而當中國、俄羅斯等國不承認比特幣的合法地位時,比特幣價格出現暴跌。

  第二,傳統貨幣與電子貨幣的發行機制不同。傳統貨幣的發行機制取決于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操作,具有很強的主動性,而利用這一主動性能夠在宏觀經濟出現短期波動甚至出現長期偏離均衡時及時采取相應措施進行應對,因此通過傳統貨幣的發行機制能夠使央行在調控宏觀經濟時更具主動性。電子貨幣的發行機制取決于區塊鏈的源代碼設置,且這一代碼保證了貨幣發行的穩定性與獨立性。在電子貨幣發行機制下,任何主體,包括中央銀行都無法隨意改變市場上電子貨幣的供給水平,從而在削弱了中央銀行的主要職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電子貨幣的“去中心化”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中央銀行通過超發貨幣獲得鑄幣稅的行為,從而能夠避免擁有世界范圍流通貨幣的經濟主體通過超發貨幣隱性掠奪其他國家經濟資源的情況。

  第三,傳統貨幣與電子貨幣的交易風險不同。傳統貨幣經過長時間的實踐流通,盡管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防偽”機制,但不同時期仍存在許多通過違法行為獲取貨幣的情況,這種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傳統貨幣在交易過程中所面臨的風險。電子貨幣基于區塊鏈和密碼學技術,對每單位貨幣都賦予了一定的加密手段,且經過一定時間的校驗發展復制出相同的“假幣”可能性非常低;同時,由于電子貨幣的密碼編號在交易過程中能夠具體顯現,因此一些違法的貨幣轉移過程“如偷竊、洗錢等”都能夠被實時監控,因此相較于傳統貨幣,電子貨幣的交易風險相對更低。但需要注意的是,電子貨幣的發行者(也即源代碼創造者)可能會持有復制該種貨幣的具體方法,這也是導致電子貨幣出現不穩定的重要因素。

  電子貨幣的前景展望

  電子貨幣基于其交易的便捷性與安全性,相較于傳統貨幣具有顯著的提升。但從電子貨幣的內在價值來看,由于其背后的“去中心化”特性,使得本身的物質償付保證存在不確定性,而其價值也會隨公眾對其認可度的變化而劇烈變化,這是導致電子貨幣出現暴漲暴跌的根本原因。貨幣的本質是持幣者對勞務和商品的要求權,換句話說貨幣本身長期來看只有能夠換回能夠提升持幣者效用的東西時,貨幣才會有其存在的意義,但這顯然是電子貨幣所不具備的特性。換句話說,沒有穩定償付保證的貨幣根本無法叫做貨幣。

  電子貨幣的發展,其背后不僅有理論體系的支撐,更有著新興技術的推動。特別是在計算機和大數據技術的普及應用下,電子貨幣在很大程度上確實提升了商品交易或投融資的效率。從經濟參與者角度來看,貨幣最重要的應當是交易的高效性與償付性;從政策制定者角度來看,貨幣最重要的則是可控性與安全性。結合兩大主體的需求,從貨幣的本質出發,未來電子貨幣的發展應當是以“中心化”的電子貨幣或“電子化”的中心貨幣為主要思路。

  “中心化”的電子貨幣強調了貨幣的償付行與可控性,核心思路是以中央銀行為發行主體,通過相應的區塊鏈技術創造出一種新型的電子貨幣,這種貨幣不僅在交易效率上能夠得到提升,同時基于“中心化”屬性具有相當可靠的物質償付保障。同時,這種電子貨幣也不會受到區塊鏈代碼原創者可能隨意改變代碼而導致貨幣超發的風險,央行能夠很好地維持這一電子貨幣的穩定性。中國人民銀行于2017年1月29日正式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積極探索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的應用,表明中國央行已經在創造“中心化”電子貨幣的道路上開始了新的嘗試。

  “電子化”的中心貨幣作為另一種思路可以認為是將當前的中心貨幣進行“電子化”處理。與現階段網絡銀行的電子存款賬戶不同,“電子化”的中心貨幣強調將已有的貨幣(不管何種形態)通過密碼學技術進行數字加密,確保其不可替代的特性,這就能使貨幣當局能夠以更低的成本關注到每一筆交易過程中的資金流向,從而能夠有效監控市場所有交易,最大限度防范假幣與洗錢等違法行為。

  因此,電子貨幣要想在一定程度上實現對傳統貨幣的替代,必須強調以中央銀行為主體發行電子貨幣,在物質償付得到有效保證后,最大限度發揮電子貨幣在日常支付交易中的高效性,最終為宏觀經濟的資源配置效率提升帶來強勁動力。而對于當前已存在的電子貨幣體系,中央銀行以及金融監管部門更應當加強監管,從道義勸告、特殊監管、規則設定甚至在必要時候禁止交易等方面采取適當行動,最大限度規避電子貨幣在交易過程中帶來的潛在風險。

  (作者單位:特華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責任編輯:崔智明 HF118)


bet36網站 bet36體育
99九九玩手游官网 ,一级A片手机在线无插件免费观看